当前位置:主页 > 使用保养 >

历史的纪念碑上岂能抹去你的名字

2017-12-10 12:30
  一位老八路的传奇人生
  
  也许是巧遇或是缘分,一天中午饭馆用餐时见到一位老者,谈话中得知他叫毛世贤,延川县延水关镇桑洼村人,今年已八十三岁,老八路。看他背已驼,上下身极不谐调,但我判断他以前的身躯应该是高大的。闲谈中,他既带着骄傲的神态,又带着几许的无奈。随着他娓娓道来的话语,使我不由不起敬佩之意,同时又为他命运多舛而惋叹不已。无意中促使我拿起笔要为他写下一段文字来。现在坐在我对面的他满脸喜悦,问及,说他刚于2011年5月26日接受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功臣关爱专项基金管委会、中共吴起县委、吴起县人民政府邀请,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90周年暨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吴起90周年《长征颂歌·功臣关爱》演唱会归来”。我内心也安捺不住高兴,因了他的感染而激动。老人真像获了大奖一般,兴奋不已。人常说返老还童,确实如此。一个革命的功臣老人,第一次参加这样隆重的会议,能不激动吗?岁月漫漫,人世沧桑,他似乎忘记了在枪林弹雨中的穿梭,他似乎忘记了流血流汗的日子。他只感动于今日的礼遇,被尊为座上宾,被拥抱亲吻,他就溢出幸福的泪花,他就灿若鲜花。老人完全无居功自傲之心态,他仅需的是心灵的抚慰。他说:“谁是亲人?共产党!党没有忘记我们!”。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尤其是要告知后来人,不能忘记历史。饮水当思源,吃水岂能忘了打井人。要想想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来之不易的,倘若没有先辈的染血疆场,无法想象今天能过上怎样的生活?每一个人都应该静思默想,回溯一下曾经的艰苦岁月。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跟踪老八路毛世贤老人曾经走过的路,将一段历史再现于读者面前。毛世贤老人,十五岁延川完小毕业。1945年正月初七,当时十六岁的他响应“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的号召,毅然参军,加入陕甘宁边区大队。时司令员贺龙、政委周培元。后编入三五九旅,时旅长王震、政委马赛。先是给甘肃固原军分区政委王泽民当文书,之后给连指导员杨树山当通讯员,又给骑2师六团政委崔明山、惠志高当警卫员,后提为警卫班长、警卫排长,之后又调炮兵15师后勤部当财务会计。1951年4月,写血书义无反顾投入参加抗美援朝的行列中,先后奔赴锦庄,新库里前线。一次,向新库里前线送饭时,右肩胛中弹受伤,二寸长口子,缝了四针,一个礼拜后伤好回国,调往西北第四野战军。一个月后,参加解放兰州战役。右腿窝接近档部处受伤,长度四寸,缝七针,先后做2次手术。因当时无先进设备,探视不出来,只能凭感觉靠手触摸,直至第2次手术方取出弹头。其间的疼痛非常人难以忍受,但他依然咬牙坚持了下来。在休息了31天后,又投入淮海战役的决战中。在战役前20天,为适宜水上作战,他和战友们,不分昼夜反复在船上练习,尤其是刚开始,头晕目眩,口吐苦水,在克服了这些困难后,又在颠簸的船上练习射击,因国民党军拥有军舰,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不下功夫不行。总攻开始后,大军势如破竹胜利渡江南下。老人头脑清晰,记忆犹新。他说:“我们的军长是韩先楚、政委是王治,参谋长是马赛,政治部主任是高俊杰”。停顿了片刻,他又说:“打仗的事死伤很难说。这次战役第一仗,我又负伤了,左腿处,是炸弹皮蹦上的,但嵌进了骨头,一寸多长,无法取出,只好再做手术。截去一小块骨头,好不容易才取出弹皮。战役后,我被调回炮15师,部队驻扎于甘肃平凉。不久,又参加了剿匪的战役。时土匪头子马燕华扰乱社会,祸害百姓,影响极大,可谓震动一方。当地百姓谈虎色变,闻风丧胆。这其中是有原因的,马燕华是出名的神枪手,传说打羊左腿,绝不打右腿,举枪打那哪是哪,百发百中。党和政府为避免更大的伤亡,决定说服其投降。有人打探到消息说在毛家铺发现其踪影,便决定派人作为军方代表前去。在物色人中,我报名自告奋勇去做思想工作。同去的人还有连长郝奇英、指导员王志高、副连长李全胜、一排排长袁家有,一个连的兵力作为护卫。到了马燕华藏身之地,其他人都守在外围,我和马燕华的姑表、连襟三个人进入房间,和他谈判。当然说服工作太难,因为马燕华双手沾满200余人的鲜血,要让他投降实属不易。他疑心重重,怕投降后仍然性命难保,于是让我写血书,以表诚意。我为打消其顾虑,毅然咬破中指,给他写了一张纸条,上书‘保证’二字,署名:毛世贤。谈叛三个小时,马燕华消除了后顾之忧,甘愿束手就擒。我如释重负终于说服马燕华,在保证其不死的原则下将其带回。他交出四道环马步枪一支,20响短枪一支,子弹300多发。回来后,师里于平凉召开庆祝大会。师长亲自给我戴上大红花,颁发了二等功臣章,并给我老家寄了报功喜报。之后,在甘肃固原召开了审判了大会,共产党信守诺言,固然未判马燕华死刑,仅判他无期徒刑。”
  
  1952年,毛世贤老人因切除胆囊,不适宜继续留在部队工作。1953年7月,响应党的号召转业回家。延川县政府将其分配到教育系统,老人先后在土岗公社、张家河公社、马家河公社教书18年。后遇文化大革命运动,满怀热情参与。一次在路过延安姚店山碰到刚刚被打死的人,遭人诬告,涉嫌杀人。1970年被拘入狱,在姚家坡含冤坐监10年。后回农村,参加劳动。其间为了生计,外出到延川县医院、武装部、公路段、邮电局当厨师3年。他热心工作、勤奋上进,在厨师考试中,获得三级厨师证。为此工资待遇提高,月薪由120元提升至240元。现在提及此事,老人仍自豪不已。他说:“那时一同考试的都是年轻人,唯有我是40多岁的人,但也唯有我一人考得三级厨师证。”
  
  毛世贤老人当属性情淡泊之人,试想一个人在战争岁月能信念坚定地一直走下来,在枪林弹雨中毫无畏惧执着前行,而在和平年月却毫不犹豫返回家乡。倘若继续留在部队,那今天的他将是另一番命运。想他当年参加战斗14次,身上多处受伤,青海剿匪立三等功,甘肃剿匪立二等功,残废等级为三等,荣获淮海战役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这些战功和荣誉,足可令他自豪一生,然而他的一生却让人惋惜、遗憾。本来他即便享受不了崇高的荣誉,但过一个安然舒心的日子还是应该有的,可人生无定数,他仅因一场运动即改变了个人命运,从此他就厄运连连。幸亏他生性乐观、豁达,随遇而安,否则换成他人不知要死多少回!他是那种乐于奉献的人,对于回报却想得很少。当初回到村里的他,是能说会道,能书善写的人,调解村民纠纷,代理村人写信,写对联,写碑文,写标语是常事,但他乐此不疲。遇到红火事又是伞头,唱秧歌是拿手戏。一次春节联欢时,他唱道:“张家河的炮竹在前川,公路通向延水关,黄河两岸金沙滩,谁能想到砂子变成金蛋蛋。”
  
  天性耿直的毛世贤老人,即使生活拮据,也轻易不向人开口,不向组织伸手。从1953年开始一直享受老八路待遇,现在一季度享受着1400元的生活补助,因三等残废证丢失,故不能享受更高待遇。他说:“生活无高低,饿不死就好了!”但有一件事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那就是不堪回首的十年牢狱。老人说:“那是一场恶梦,我不知是怎么挺过来的。我带着背铐、脚镣,人家用板凳腿子、火棍打,7天7夜坐板凳不让睡觉,受尽了折磨。但我就是不松口,不愿违心承认。我真是冤屈呀!我没有杀人啊!”遭受的罪就不提了,但冤案至今未能平反昭雪,这是老人一辈子的隐痛。今年83岁的他,提及此事,显现心神不安、无可奈何之倦容。他说:“这是擦在脸上的黑,永远抹不掉了!”象他这么高龄的人,赶归去的路上,能将心痛去掉吗?不要说公职、工资的恢复、补给,仅就名誉也难以收回!
  
  老人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当《长征颂歌、功臣关爱》演唱会给其佩戴红花、哈达,发送1000元惠助金,歌颂他在革命战争年代抛头颅、洒热血所作的巨大贡献,感谢他给今天的人们带来幸福美满的生活,他竟然热泪盈眶,一颗饱受岁月磨蚀的孤苦的心,仿佛得到了久盼的雨水的滋润。他是那样的兴奋、激动,此情此景足以使人潸然泪下。所幸老人9个子女的大家庭其乐融融,他现在儿孙绕膝,安享着晚年生活。
  
  一段传奇故事,蕴含着喜怒哀乐;一段悲凉人生,诉说着酸甜苦辣。所有的故事都非完美,人生总有阴晴月缺。我们祈愿毛世贤老人晚年过得舒心快乐,让存留于他心中的那曾经的悲伤随风而去。
  
  一个对革命有功的人,人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毛老,,让我们举起手来,向你致敬!

上一篇: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是没有困难二字的 |下一篇:一点点的体味生活赋予自己的所有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星逸电动车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星逸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