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使用保养 >

她那面容定格在脑海里,我只能默默的离去了

2017-06-18 10:44

  下了飞机我反倒精神了,很快和川报的记者取得了联系,看样子他们都很忙。我一直是怕因为我的到来给他们带来麻烦,要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见了面的时候竟想不起来先说哪些,但他们的紧张忙碌不得不让我选择自己安排下午的时间,于是匆忙确定了日程安排和他们告别。

我确定是带着感动而来的,就连闲暇的时间去逛锦里的古街,也同样被那个叫做小雨的女孩感动了。锦里是一条仿古的街道,窄且幽深,里面有很多工艺品,特色小吃,共同的特点是章显浓郁的地方特色文化。来到她的漫画摊位前,我被展示的名人漫画吸引了,最后看到的那个女孩的漫画像显然是她自己,署名小雨,我方知道这女孩的名字该是叫做小雨的吧。

那时她开始注意到我,而我则头也不曾抬过,专注地欣赏着。她问我是否要画一张,我只是笑笑并不答应。即而她又问我是哪里过来的,我回答是辽宁的。她随口说和她的老板是老乡,我于是知道这摊位原来是辽宁人开的,而她只是在这里打工。当我问到她是哪里人的时候,她垂下头顿了顿说是都江堰人,我开始吃惊并要求她给我作画。她依旧是不抬头,示意我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熟练地拿起了画笔,我们也同时开始了交谈。

她的脸瘦弱而苍白,许是天气冷的缘故,间或抬头看看我的神态,说话时并不看我。她说地震发生时她在成都,但是第一时间她就回了都江堰,很幸运她的家人没有受到伤害,夕日繁华的城市那时候变做一堆堆瓦砾,她参加了救援,她说尸体就摆在大街上,到处都是。人们忙着去抢救活的,她曾亲手去扒那瓦砾堆,露出的还是死人。她依旧不曾抬头,声音很低,有时候说的快我也不曾听懂,但我依稀感觉到她的面色越发苍白,只有那手里 的画笔在沙沙作响。那是一双纤细的手,很难想象这样灵巧的手在扒开那瓦砾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我深深感动今天她再一次给我讲起当时的场景,因我懂得,每一次讲起,刚刚舒缓了的内心必定再一次伤痛过。

后来的十分钟,我选择了沉默。周围好多游客过来围观,她全然不顾,熟练地为我做了画框,游人们投来赞许的目光。临走时,我想对她报以微笑,却看见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于是将那面容定格在脑海里,默默离去。

 

上一篇:那图腾还在,那里的人民就会生息 |下一篇: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是没有困难二字的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星逸电动车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星逸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