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使用保养 >

那图腾还在,那里的人民就会生息

2017-06-18 10:43

文字的表述应该只是点缀,但我是天生的懒蛋,还是习惯用文字表达我的观感。我想我是幸运的,赶上川报的Z美女记者去采访北川新城规划方案研讨会,顺便搭了个便车,不过送我去北川确实是他们特意为我安排的,因为新城与旧城是相隔几十公里远的,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一路上心情是忐忑不安的,盼望着早点进入震区,不时地向司机打听路过地方的情况。车子很快由平原进入了山区,地震遗留的痕迹渐渐映入眼帘,而且越往山里走,情况越糟糕。到处是坍塌后清理出来的痕迹,连绵的群山残缺得一塌糊涂。路过了很多不知名的乡村,大多一面是整齐的板房,一面正在建新的房子,工程的机械和车辆轰鸣中忙碌着,这让我有了些许的欣慰。我记得报道中有个经常提起的地名叫做擂鼓镇的地方,这才做了短暂的停留。除了有座坍塌的职工宿舍要留下来做地震遗址的纪念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清理完毕,正在规划建设之中,不过可以想象当时一片废墟的境况了。

车子在颠簸中继续前行,我已经顾不上路边的落石还有河边的断桥,忙着去拍照,我急切地需要一幕幕惨痛的场景来填充我脆弱的记忆,那时我痛恨自己的大脑内存的不足,那印象不是不够刻骨铭心,是因为刻骨铭心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不知道这样拍照又走了多远多久,终于拐过一个山头,特警将我们的车子拦下停靠路边,示意前方要徒步行进。这时候随行的司机朋友告诉我前方就是北川县城。

下了车,心情复杂,沉积后竟是茫然。手拿照相机的我有点象个游人的身份而来,但我的内心确是伤痛。北川中学是当时看见报道后最揪心的地方之一,现在那片废墟就默默躺倒在我的面前。校园里唯一还没有倒下的是楼前一侧的宣传板,那上面印记里应该是学生做的学校画报或者光荣榜之类地方,不过玻璃已经碎落,孤零零地没了声息。前后的教学楼只能靠想象去还原了,现时只剩一片废墟。我听说那废墟下面至今还有没有挖出来的学生,后来家长不满有人在上面踩踏,合力要求政府把那废墟圈起来,才有了今天的样子。围栏外应该是原来的操场了,几个女人摆起了摊位,提供鲜花和纪念照片,但我只专注他们的眼神是那样的木然。

继续往前走,一路上有很多默默站在摊位前的人们,表情依旧是木然,偶尔有走过的路人传来笑声,好象从前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我并不理会,默默地向通往北川县城的山上走去。北川,伤亡惨重的地方,县城已经封闭。能看见北川全貌的地方就在山的半腰,那是一条盘山的公路,地震时在山半腰处陷落。沿着着那条路走到断点也就到了那山腰,在那里我看见了北川。

歪歪斜斜的,还有几座没有垮完的楼房,早没了挣扎的气力,剩下的全部是瓦砾。空城,没了街道的痕迹,一片死寂,只有那蜿蜒着穿城而过的那条江,嘶哑着发出阵阵哀号,诉说这里曾经发生的苦难。老城被震成一片废墟,后来在9、24那场泥石流中彻底淹没,现在只有一湾潺潺的溪水,竭力洗刷着即将远去的历史。

迎面吹来阴冷的风,凛冽着未亡人残缺的心。俯瞰,寂静的北川,那以牺牲了骨肉同胞的生命,摧毁了美丽家园为代价而遗留的这一切,难道是风景吗?哭泣的北川,她累了,就让她睡了吧!

敬一炷香,表达对逝者深深的哀悼,然后默默拍照。下山时一股脑儿地买下路边羌族女孩的刺绣,我喜欢她叫我叔叔,许是心灵上的点滴安慰吧。

天灰蒙蒙的,心情也是,就这样告别北川。一路无语,但我从重建的羌人的房屋上镶嵌着的古老图腾,看到了希望。我相信只要那图腾还在,那里的人民就会生息......

 

上一篇:任何忙都充满了热情地去做总希望自己做得最好 |下一篇:她那面容定格在脑海里,我只能默默的离去了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星逸电动车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星逸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