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为了活下去,去赚钱这是人生

2017-12-18 12:57
 一座位于湘中偏西南的小城市,它的名字叫邵阳,古称"宝庆府"。
  
  1985年秋天,因一次纪念辛亥革命的活动,在电大新闻专业学习的我,受命去采访一位护国大将军的故居。带着八五届新闻班学生中笫一个被派出去采访的荣耀,我上路了。不通车路,我坐船沿邵水河而上,在邵阳市蒋和乡干部的陪同下,又走了好几里山路,才到达大将军的侄儿家。我惊讶地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大将军故居,我带着的一本大将军的遗作文集,扉页上有一张被称作将军故居的照片。其实,那就是他侄儿家。大将军名声显赫,功勋卓着,在他的老家竟不存片瓦寸地,他这一辈子图什么?
  
  大将军的名字叫蔡锷。1915年末,袁世凯复辟,蔡锷抛出"为四万万同胞争人格"的誓言,冒着极大的危险,从北京辗转回到云南,发动护国起义,出征四川,以寡敌众同北洋军鏖战三个月,为挽救民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只可惜英年早逝,34岁因病不治,被国葬于长沙岳麓山。他是邵阳人!
  
  继蔡锷之后还有一位名垂青史的邵阳人,他叫匡互生,是一位除旧布新的教育家。1919年5月4日,为反对北洋政府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不平等"二十一条"协议,匡互生积极策划和参与了示威游行,并亲自点燃了买国贼曹汝霖的住宅赵家楼。
  
  匡互生有位同乡叫贺禄汀。他是一位给中国留下了宝贵精神财富,他的作品永远唱响在中华大地上的音乐家。如果你不知道<<牧笛短歌>>.不知道<<四季歌>>.<<天涯歌女>>,那你一定知道<<游击队之歌>>。这是一首创作于1937年底,曾激励无数八路军战士奋勇杀敌.抗击曰冠的经典歌曲。
  
  在同一时间想起蔡锷.匡互生.贺禄汀三位出生在邵阳的名人,是因为我睡不着,我在想那块我曾经生活过三十多年,与我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土地------邵阳。
  
  这两天睡眠状况极差,不是睡不着,就是稍睡即醒。究其原因就是老不由自主地想起钓鱼岛那事,常常魂不守舍的盯着电脑关注有何动态。我不承认自己是"吃白菜的命,操中南海的心。"人活一世,总有些事是让你心动的。当今的中国,如果谁对我说有信仰,除了宗教,我就当他是个虚伪的人;当今的社会,如果谁对我说有热爱,除了家人,我就当他必有所图。失了信仰.失了热爱,我们还剩下什么?
  
  有一个山东汉子,十三岁跟着他的堂叔去了延安,参加了八路,历经了抗曰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转业后又信奉"党指挥枪"的原则,积极支援三线,将他的余生中大部分时间奉献给了邵阳那块土地。1978年离休时,他是邵阳市最年轻的离休老干部。逝世的时候,组织部门在他的遗体上盖上了印有镰刀.斧头的,鲜红的党旗。那是我笫一次近距离,真真切切的看到党旗盖在一个人的遗体上。当时,我跪在地上,正礼拜着前来吊唁的人们。那个山东汉子,是我父亲。
  
  我一直坚信,父亲同蔡锷.匡互生.贺禄汀等邵阳名人一样,是有信仰.有热爱的。
  
  我没有信仰。从小,<<国际歌>>就教导我"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长大了,不唱<<国际歌>>了,更是完全抛弃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的使命感。没有信仰,就没有使命感;反而言之,一个没有使命感的人,若不信鬼神,你能说他有信仰吗?我没有热爱。从小,老师教我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长大了,我二十年的工龄被党做主,一万两千多块钱买断,从垮掉的国营厂出来,四处打工糊口的时候,我对党,便失去了热爱。知遒买房只能买几十年使用权,并无土地所有权的时候,我对祖国,便失去了热爱。看着和我一样的人,和比我有权势.有财富很多的人,我对人民,便失去了热爱。
  
  赚点钱,活着;。这就是我的人生,也是中国绝大多数人的人生。
  
  还得说是小日本害人。我好好的忙着活着,并且暗下决心绝不做"怨夫",狗日的小日本闹出购买钓鱼岛这么一出,害得我心绪不宁.寝食不安。我说过,我不是个热爱祖国的人。去年唱红歌,天天唱着"祖国.啊母亲"和"党啊,亲爱的妈妈"的时候。有一天,我忽然联想到当时十分流行的几句口语:"我爸是李刚","我爸是村长"和"我爸是局长"等诸如此类的话,我禁不住惊出一身冷汗。吓得我后脊梁流汗.腿肚子抽筋!其实,祖国还有另外一个比喻,那就是家。不管你愿不愿意,十四亿中国人只有中国一个家,子孙甚多,咱自己争家业是咱自已的事,若他人强从基础处抽去一块砖,子孙们是绝不会答应的!这样想来,我就明白了自己失了信仰.失了热爱,还剩下了什么。还剩下家啊!惦着钓鱼岛,就是惦着自己永远脱不了干系,永远不得忤逆的家。9月15日,长沙爆发了保钓.抵制日货的反日游行。在家待着,对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好像是烧了日企"平和堂"。我反对暴力.反对打.砸.抢。但是,中国人有太多的时候.太多的事情投诉无门。因维稳而对上访者国追堵截的事情时常发生,对异议者劳教.关精神病院的事也时有耳闻。当冲动遇上漠然,情绪自然激动。如李冰治水一个道理,要疏.不要堵,一味的堵非出问题不可。
  
  夜晚,邵阳的同学打来电话,说准备参加次日邵阳的反日游行。我很激动,我的同学都已到知天命的年龄,他们去参加游行,足见国民对倭寇的愤恨。不过,我又很欣慰。我的同学大都已知天命,他们绝不会去打.砸.抢,他们只是去表达对保钓.对抵制日货的反日态度。其实担心也还是有的,邵阳人脾气刚烈.仗义,性格如匡互生者绝不在少数,我衷心希望游行的兄弟姐妹们吉祥!都平平安安!
  

上一篇:生活总是让本来就惨淡的爱情观变得更加渺茫 |下一篇:经历了所有沧海桑田后,欣喜定会在那灯火阑珊处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星逸电动车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星逸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