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社会意识形态在悄然转变

2017-07-26 10:49

  夏雨举起酒杯感叹“又一个年会开完了,一年一晃就过去了”。

 

我告诉他“一晃又该年会了”。

 

时间在奔跑中消逝,这一年快的忽略了家人亲情,忽略了医生的警告,忽略了老友的电话,睡觉抓时间,吃饭抓时间,很多志愿者累倒累跑,非议、误解、鼓励、支持、恼火、失望、振奋、喜悦、、、、、、人生百味在这一年很快翻滚一遍。

 

我爱这个集体早已胜过爱我自己,尽管这是个草根群体,尽管这里鱼龙混杂,在我心里允许她不完美,允许她有染污,尽管我如何标榜自己如何完美主义,我很愿意允许她在我眼前不完美的存在着,不允许任何人说她一句不中听的话。

 

5年来,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人为之无私付出,为维护这个集体的生存和发展,多少人顶着不同的压力艰苦前行,直视这些历程时我不能用世俗的价值观去解释善行家人为何如此的拼。这里没有工资,没有假日,没有值得炫耀的荣誉,能有的只是修行,大家聚在一起做事,形成了一场共修。

 

善行志愿者心甘情愿的无私的奉献是为了什么?

 

因为这是一场修行,修行不是宗教的专利,修行和生活没有差别,修行在善行志愿者眼里只是一个活着的方式,心甘情愿的无私奉献只是修行方法,仅此而已。

 

夏雨在年会访谈节目中被提问“善真的有善报吗?”

 

其实这个问题他根本不需要回答,他自己的行为已经诠释了“善有善报”了,公司连续4年赔钱,他四年没停止过支持善行事业,四年后的现在传说他赚的钱要以千万计算了。“贫穷布施难,富贵修道难”人在贫穷时当下升起善念付诸善行,富贵要是还很遥远那一定不符合自然规律。

 

我越俎代庖,替主持人问他了一句“为什么很多行善的人没有得善报?”

 

因为这不是提前安排好的问题,他楞了一下,回答的有些慌乱,我及时打断他,以开玩笑的形式告诉他“是时间未到。”

 

善行是一场修行,行善不是以得到善报为目的才是善行,因心有不受,故能成德,因无私无着,故善行成善德,德能载物,故有善行者前仆后继。

 

 

 

年会筹备工作像往年一样紧张忙碌,通宵达旦不在话下,对于年会筹备组的默默付出着实令人感动,无法言表,其中很多人不被理解甚至误解,其中委屈,其中劳累,不是可以靠红包和薄酒可以表达安慰的,在省学会唐山分会成立大会我发言时,我突然冒出个想法,给曾经默默付出不被彰显的人鞠躬致敬,这是我最真诚的祝福,祝福他们爱出爱返福往福来。

 

每次年会结束都会有很多烦恼纠缠在志愿者中间,尤其今年五周年庆典,首次有了表彰环节,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好多奉献很多的志愿者在表彰环节被疏漏了,在这里,我代表年会筹备组和我个人向家人们道歉!荣誉属于你们,永远都不会磨灭。

 

 

 

本次年会不但是五周年庆典,更是河北省传统文化教育学会唐山分会宣布成立的大喜日子。我们邀请了省市领导,邀请了诸多兄弟公益群体,还有爱心企业。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待这么多客人,接待组估计在我身后是很忙乱的,我坐在第一排,很少回头,我不想对视他们用看领导的神情看我的眼睛,在我心里多年前已经目无领导了,官气等于无知。在善行唐山,所谓的领导层只是为参与者服务的群体,累的要死不能有怨言,被攻击还得强装笑脸,一身汗臭没时间洗澡,刚在群里惹一肚子气还被我数落一顿,能坚持住的没多少人,没修行的心态很难站在管理层做事。我成会长了,是因为我很想当这个会长,我想在这个群体实现合法化后再送她一程,善行唐山是属于全社会的,如今,她马上就真的要被全社会所使用了,因为善行唐山商标我们已经注册,在年会现场我正式宣布——“善行唐山,未来将作为省学会分会和各联合发起单位共同使用的公益品牌被推出”

 

善行唐山不再仅仅是一个民间草根公益群体的名字,五年低调艰苦前行在这个团队自然生长出“善行文化”,我们也无意独享这个响亮的品牌,也不会把善行文化标新立异于中国传统文化之外。善行唐山属于属于全社会愿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志愿者。

 

 

 

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发生着,我记得我的身体状况已经糟糕到好几个医生说已经到死亡边缘了,没法用药了,让我休息。说的挺吓人,可我自己觉得胸闷出气有些费劲外没有什么痛苦。但摆在眼前的一堆一堆的事情我是不能不管的,事态逼人,我变本加利的在透支体力工作,健身卡一年来就没使用过几次,每天天亮前很少能睡着,把睡着一小时内不被电话吵醒当幸福,可是尽管这样,我的胸闷现象消失了,也没感觉自己有过去那种支撑不住要倒下的现象了,在那个阶段,小草对我的帮助让我没有很难看的倒下,现在回忆真是不可思议。年会期间更是没法睡觉,120被我折腾的多次犯病,眼睛天天因为缺觉红红的,年会结束后我忙完善后的事情给120打电话,他第一次不接我的电话,以前无论几点他总是醒着的,这次他睡着了。

 

多次有人问我“你所讲的以善为乐是否真的存在,起码我没得到快乐,我们也都看到了很多人都怀着一肚子的不满意离开善行队伍了”。还有人说“管理都是让你给累跑的,大家适应不了你的工作作风,你得调整和大家相处的方式”。还有人跟我说“你就没把女人当女人看,女人不是做事的机器,女人事需要关心和爱护的”。等等意见和建议在年会后纷繁而至,我用了大量的时间解释。

 

善行真的让人能快乐吗?我也在问自己,因为我也有太多的不快乐,经常发脾气,经常一肚子火。但经过实践我得到的答案是我确实挺快乐,我的快乐是在独处反思的时候,还有一些特殊的时间点上,我能真实的感受到那种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描述的快乐,仿佛佛家讲的“法喜充满”。我得到快乐是有方法的,也有一些小经验,在这里分享一下。

 

我固执的认为人在面对一件事的时候是什么想法已经决定事情最后将要发生的结果了,因为我实践过无数次,结果真的是那样。只不过这里的规律不是用正常思维可以理解的,这里面有个小秘密。这个秘密就是“你的起心动念,也就是“初心”跟将要发生的结果是颠倒的”。也就是说,起心动念是利益于他人的,这件事的结果一定是对自己有利的,起心动念如果是自私的,这件事的结果就一定不是让你私心得到满足的,一定是自己受伤害。

 

这是个规律,这个规律也不是没道理的,善行是不是能让自己得到快乐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初心来参与善行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别人快乐,你得到的一定是更高质量的快乐。如果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快乐,你得到的一定是让别人挺快乐,自己一肚子烦恼。快乐如是,其它的也可以套用这个公式。

 

烦恼积累太多是因不知道调整自己的发心,那结果一定是到达极限后出现极端行为。工作作风我真的有问题,当我进入工作状态时我知道我的脑子就容不下别的东西了,在别人看,我是很不“见外”的,很多人提醒过我,逮谁指挥谁,也不问问对方愿不愿意做,也不问问都几点了,别人是不是需要休息,跟谁都不见外,起码应该客气点,没人欠你的,你也没给任何人开工资。等等,我也习以为常了。我只知道善行唐山这个集体需要有人去指挥大家共同配合做事,我不指挥也得有别人指挥,这都不是我真的情愿的,但我必须做到心甘情愿。

 

我不懂女人,一直都没懂过,因为我从没猜对过女人的想法,这是天生的缺陷。我也羡慕很多男人能取悦于女人,但这东西我这一生恐怕学不会了。掏心窝子的说,我不浪漫是我对浪漫的要求太高,我不安慰女人是因为我不想去欺骗女人。我不体贴是因为拍对方误解招惹麻烦。我不去想女人是因为我想也没用,时间不允许。任何一项事业必须得有牺牲,很多女志愿者被戏称“嫁给”善行唐山了,而我虽然没到那境界但让我哪怕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专注于别的事情不去想善行唐山我也做不到。脑子不自主的就会去想,不知是不是男女在热恋中互相朝思暮想那样,应该也差不多吧。

 

善行就是一场修行,修行是通过对起心动念的修正指导着行动去验证其结果后再去感悟真理的过程。那么真理是什么?真理不可说,唯证乃知。

 

善行唐山是善行志愿者共同修行的平台,善行事业是善行志愿者的一场共修。修行不是宗教的专利,修行与生活没有任何差异,活着就是修行,只不过修行什么的差别。

 

修行就是做事,这么说是不准确的,修行就是用心做事,这也是不全面的。修行是用什么心去做事的问题。用什么心就能在做事的过程中验证什么结果。

 

善行这种修行方式,当以无私利他的心去指导自己的行动,去验证是否能拂去蒙蔽智慧的乌云从而见到宇宙人生的真相,从而感受到未曾有的快乐。

 

善行事业是一场战役,是很多人一起完成的事情,可我觉得无论在高峰还是低谷,很容易能让我升起快乐的是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的时候突然有人出现愿意和我一起挥汗如雨一起彻夜不休。那种欣慰无以言表。

 

 

 

好几位管理层志愿者年会前跟我说,等忙过年会就辞职,因为家里有事的,忙不过来,还不想影响善行事业的前进速度,申请轮值。

 

善行唐山有管理员轮值制度,就是说管理员在时间不允许或其他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要申请轮值卸任,在自己条件允许的时候申请轮值上任。

 

轮值制度是针对我们这个非职业化团队现实情况制定的,如果因为善行影响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善行就失去了本身的意义。但是生活中我们忙也不会永久的忙下去,闲也不会永久的闲下去。善行事业是大家利用空闲时间共同支撑和推动的。所以,轮值制度虽然很多人不理解甚至曲解,但对于用修行的心态来承担责任的志愿者,这个制度是很人性化的。

 

管理者,实质上是服务者,管理者是在为参与者能顺畅的参与善行活动服务,管理者和参与者共同构成了善行服务平台,也就是善行集体,共同为全社会服务。管理者在这里不是“官”同时又确实是个官。说不是官,是因为没人真正的认可这个官,也没有真正的官的权威。说是个官,是因为他确实在承担着责任,5年来数以万计的爱心人士无私付出的劳动成果需要这些官们去维护去继续传承。这里没有回报,只有更多的甚至不为人知的无私付出,甚至不被理解,更有甚者遭到误解,还有遭到打击的。这就是修行,感恩我们遇到的一切,都在成就我们的修行,发生的一切都是最合理的安排。

 

年会结束了,这些管理如期辞职。外界很多声音又塞满了我的电话,很多人对轮值制度的认识离了谱儿,有的问我,这几位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有的问这几位是不是跟我没搞好关系?有的问这几位都为善行唐山做出过贡献为什么我狠心撤换他们?有的问真实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请我公开说明。

 

其实我再听这些疑问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些疑问呢?疑问的原因是不了解,他们不了解这些人,也不了解善行唐山。我发现这个问题不是在现在,而是很早以前,因为大家参与善行都是阶段性的,很少有人能了解全面,有疑问证明他还在关注着这个集体。一个非职业化团队就是这样的,刚才说过,这个集体的管理者是服务者,可他们那么大的工作压力和精神压力,谁来为他们服务?

 

善行唐山开始的时候就计划组建一个职业化团队实现常态化办公。可后来老段倒下了,这件事被搁置,以后机缘都不成熟,虽然一直想完善,但是,既没有成熟的经济支撑力还没有大家对这种模式的认同。现在不一样了,善行集体正式注册了,成为了河北省传统文化教育学会的分会,学会要求分会必须实现职业化办公,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所需要的,用一个职业化专业化的团队为一个非职业化的管理团队服务。善行团队以后的管理员会很轻松了,人员设置也会趋于稳定,轮值制度虽然短时期内不会淘汰,但不会再那么频繁使用了。

 

 

 

年会那天我按照统一要求穿了西装,还扎了一条领带,结婚后我好像从未这样装扮过,别人看我的眼神我总觉得不对劲。我开这个破面包车行驶在路上,总觉得别人在看着我笑,笑的我很不自在。

 

到了唐山饭店,谁见到我第一句就是“笑哥今天真精神”,其实我困的倒下就能睡着,哪有精神呀,不过听到这样的话心情还不错。就在我陶醉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心情时,有句大实话让我心情立刻暗了一半,我没记住谁说的,“笑哥今天把脸洗干净了,显得精神”

 

我知道这是句观察比较细致的实话,因为我确实这辈子没用过几次香皂洗脸,每次洗脸都是匆忙的划拉两下完事,尤其最近几年,已经不讲究到让我老婆看见就数落的程度了。今天我特意用香皂洗脸了,这点儿细节也被发现了,有被揭露隐私的感觉。不过很快就被另一波夸赞声淹没了,很久没被人这么夸赞了,挺不适应的,也不知怎么应对,稀里糊涂的在欢声笑语中跟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们寒暄到仪式开始,国歌按时响起,善行活动第一次这么庄严肃穆,这是按省学会领导要求安排的环节,开场奏国歌。

 

 

 

年会结束后始终没时间坐下来写字,每天都有事,一转眼就大年三十儿了,还是没时间,上午去了一趟大院,送去些菜,因为每年都有志愿者去大院儿过年,今年意义有些不一样,除了聚餐、祈福、交流还要去慰问环卫工,为此善行唐山特意购买了两个高压锅两袋大米支持兄弟公益群体初一至初五为环卫工熬粥做早餐,他们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很辛苦,这个城市不能没有他们,善行唐山出些力量是应该的。

 

下午我又去了大院和大家聊天,在家人电话催促下开车有些着急,天已经黑了,年三十,都赶着回家吃饺子,街道上车不多,但车开的都不慢,路上有积雪和冰,出来不远,拐弯时对面有人在横穿马路,脚刹已经踩下去了,可人还是被我撞上了,对方岁数不大,看样子30左右,他跌了出去,我有些晕,这个时候找这么个麻烦真的不知怎么办。

 

我迅速下车,对方在我下来的时候已经站起来了,笑呵呵的冲我说“过年好,你的车没事吧?”我晕头晕脑的回答“过年好!过年好!你没事就好。”

 

他挺幽默,也没有跟我纠缠的意思,笑呵呵的说“你不走我走啦,家里等着我吃饺子呢”,我还回过神来,稀里糊涂的说“行啊,回头搜一下善行唐山,欢迎加入。”

 

他点头笑着走了,不知他有没有缘分看到我写的这些文字,但愿有缘在善行唐山相聚。

 

走到小区门口,突然看到有个卖糖葫芦的,已经没几串了,在那里叫卖,这些年忙得我没去过菜市场,没去过商场,人多的地方都很少停留,卖糖葫芦的,我印象里那是儿时的记忆了。我还惊魂未定,突然想买一串送给给女儿,她一定高兴,欠缺她的也太多了,她平时很少能见我一面,我回家时她睡着了,她起床上学我刚刚入睡,她在我眼里是突然长大的,每天近在咫尺我却没有能见证她的整个成长过程。想着想着心头发酸,跟卖糖葫芦的大爷要喝“大爷,多少钱一串?”大爷有些絮叨,说了一大堆,我哪有心情听这些,打断他的话“好了,就您指的这串,给我”。糖葫芦递到我手里,突然想起,我出来时就着急,穿着睡衣出来的,没带钱。尴尬的我想给自己个耳刮子。

 

哪位大爷的笑脸我记忆深刻,他笑着说“看你就没带钱,先那去吧。”然后又是一堆絮叨。

 

“行啊,一会儿我把钱给您送来啊,等会。”

 

我开车跑了,到家后急忙找钱,出去,这位大爷已经没影儿了,我开车附近绕了两圈也没看到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在蔓延。

 

远处烟花灿烂,每年都这样,今年的心情不一样,烟花在我眼里比往年更好看,善念、善行一定能结善缘,这么多年我也发现我的朋友圈已经变了,命运也在变。开车撞人在以前也有过,那时遇上这种事就是大麻烦了,会纠缠很多天也解决不了。买东西没带钱是绝不会把东西买来的,还会惹一肚子气。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心变了,世界就变了。天下没有坏人,坏人是自己心的影子。天下也没有好人,好人也是自己心的影子。世界也没有好坏,好与坏只是自己的心情。佛说“一念觉,烦恼即是菩提。”

 

 

 

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社会意识形态在悄然转变,未来,度量人生价值的尺子不可能再是金钱,金钱从来就不是让人生命质量提高的资粮,也不是身份地位,虚名只是个累赘。

 

中国梦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这个梦想首先是属于全民族的。民族的复兴的支撑力一定是文化的复兴,其次才是经济的复兴。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解决社会意识形态问题的唯一良药,这已经很显然的摆在了国人面前。传统文化事业已经必然性的成为中国未来主流。在这个时间点,善行唐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一直在抬杠,抬杠的都是有见解的人,我说文化就是习惯,文明就是习性。习惯了怎么想,习惯了怎么做,也就产生了什么样的文化。当文化得到传承没有被历史所淘汰,习惯也就成为了习性,那就是文明。所谓民族的性格,就是是直指本性的东西,也是几乎不可能可以改变的东西。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生存并传承下来的文化,莫要再标新立异什么文化,在这里存在的文化统称为中国传统文化,只不过有的是优秀的,有的不那么优秀。

 

中华五千年文明是由全国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构成的。文明是民族的习性,文化是由人群的习惯产生的。善行唐山的终极目标是通过慈善行为最终让慈善这种形式失去存在的必要性。也就是说,通过长期的强化,让慈善的起心动念和行为成为人们的习惯,以至于习性,从而舍弃形式上的造作和命名。

 

大大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以我所学所知认为这是对政治这个概念的极限描述。未到人心就未到极限,心之力乃一切力量的根源,心与世界无别,心不治,政不存。心存共想,众志可成城。心被攻破,城不攻自破。社会现象是社会整体的意识形态造成的,社会意识形态是文化造成的。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与民心互为因果。

 

大大说要精准扶贫,精准到各家各户算不算精准?精准到每个人算不算精准?

 

那要算精准,以前也从未不精准过。精准应精准到人心,贫穷的根源是人心,贫困的现象是人心造成的。不懂舍一定不能得,不懂给予就是不懂如何获得,不知担当就不知责任,毛主席教导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意在告诉党员成就自己唯一的办法是成就别人,没有服务意识,权力就没有其本质意义。精准扶贫功夫应用在人心的教化,是大爱理念的传递,是文化教育事业。物质、金钱只是个载体,从未是原动力,也从未是根本。

 

大大还说、、、、、、、

 

位卑未敢言忧国,观点是个人理解方式产生的,说多了有人不爱听。总之大大的话说的让人心里畅快,多年於堵一日畅通,这是心的事情,一吐为快而已。

 

善行唐山一直是个民间自发的草根群体,以前大家都在说慈善、说公益,还有挺多人语重心长的跟我解析过这些概念,希望我能把这个队伍带好。每次我都懒得去探讨,只是置之一笑说我们做的是善行,然后他们都是要追问什么是善行?我是怎么理解的。

 

其实,我说我们在做善行也是随便那么一说,并没有刻意的考虑,我只是在表达我们做的不是慈善,我理解的慈善是有钱有权的人做的事情,草根的生活水准本就不高,我们作为草根去跟草根做慈善有没有顾忌对方的感受?所以我个人认为草根跟草根的关爱够不上慈善的高度。我也不承认这是公益,我看到的公益只是形式上维护公共利益,为改变不符合公共利益的现象而去努力改变。这些与我们发起善行唐山时所讨论的事情关系都不大。

 

不知百度如何解释善行,我们当初跟我们想做的事情叫善行也只是勉强这么命名,也不一定准确表达了我们的共识。那时,我们是想用纯善的发心,也就是无私并且利他的发心来规范自己的行为,从而实现修行的目的。在我们的认知里,善行就是一场修行,这场修行首先是对自己心的约束和改善,然后再用行动去验证这种发心的结果是不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是不是能改变我们对世界、对人生、对价值观念上认识。过程和结果都未离开“初心”,善行就是对心的一场冶炼,对我们认知的自然规律的求证。

 

我们当初命名那个QQ群为善行唐山,好像也没几个唐山人,善行唐山的“唐山”没有专指城市的名字,唐山表达的是中国的意思,直到现在也有人跟中国叫唐山。

 

“播撒善种,传递爱心”。是当初定的宗旨。

 

后来我又加了八个字:“以善为业,信念不退”。这是在大院装修期间为了装饰对称加的,算是缘分成熟了,就这么挂墙上了。

 

对于中国梦,我们高度认可,我们适时提出了“携手善行唐山,助推中国梦想”的口号,横幅用了好几年了,我看这次年会现场也挂上了。

 

这次年会跟“河北省传统文化教育学会唐山分会”成立仪式合并开了,其实就是为了省钱,我在那个口号后面加了两句——“弘扬传统文化,传承民族信仰”

 

口号是用来嚷的,更是用来传递思想理念的,不怕曲高和寡,不求一呼百应,只为心与心的共鸣。不退初心,携手前进!

 

 

 

要说的话越说越多,总不能一次说完,正如天下宴席上的欢颜总是留给独自寂寞时候回味,曲终人散余音可以绕梁, 深夜是我独自享受摆弄这些文字快感的时候,写这么多是为了让没耐心看下去的人不要浪费时间,人心浮躁时现实,求人的事情发短信不要超过两行字,想解决事情需要面谈。

 

有耐心陪我到现在的还得接受一下我的广告骚扰,每周五全天,大院论道准时进行,以前叫“午夜论道”,虽然效果非常好,每次都能解决很多事情,但毕竟午夜不属于正常生活规律的人。其实,论道也未曾论出什么道,只是一个面对面沟通心灵解决些事情的茶宴。

 

一笑每周五恭候所有愿意来聊聊的朋友一起品茶,但我拒绝低俗,拒绝非法,欢迎企业来聊合作,欢迎志愿者来聊困惑,欢迎德才兼备者来聊如何参与善行事业和传统文化事业,欢迎来推荐人才,欢迎一切正能量。

 

年会刚刚结束了,一转眼就明年的年会啦,从现在开始,我们开始年会的筹划。你来了,你就可能是主角。

 

 

 

 

 

 

上一篇:一切在口袋里,信仰口袋就是你最理智的认知 |下一篇:但愿热闹过后能有一颗平淡的心等待生活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号:星逸电动车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扫描右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星逸最新信息